【谢沈R】春梦几多时

头回写谢沈,请尽情骂我OOC,内含初七X沈夜

字数:13600


春梦几多时


丑时初刻,更深露重。

看望过小曦,沈夜折回卧室,在外间的榻上坐了,随手取了卷文书就着烛火看起来。

他微微蹙着眉,虽然深感疲倦,但还不到睡觉的时候,还有件事没解决,他在等着领命去办事的人将结果带给他。

夜风越窗而过,他的视线移向窗外,那里空无一物却不知为何让他走了神。待察觉到有人靠近的时候,他回过头看见的就是那道恍若芝兰玉树的身影。

“师尊。”来人欠身一礼。不过两个字的称呼,他的语气里还带了一丝欣喜。

沈夜抬眼看他,大约是疲倦作祟,竟也懒得站起来,只稍稍坐直了问道:“事情办完了?”

印象里,他的...

【叶黄】大皇(03)

 @米了个Q 你喜欢这个,更新一段送你。生日快乐


前文


——————


大皇


03


“跑得够快的啊。”叶修一挑眉,连掐了两个诀,也显了原形。只见他顿时化作一头数十丈巨兽,白色长毛蓬松,头顶一对长角,四蹄踏在五彩云头,轻轻几跃便到了那朱雀跟前。


“怎么才来?慢死了。”扭头看见白泽赶到,黄少天不太愿意用原形说话,只用神识传声。


“禽类的速度天生有优势,我哪有你快。”叶修也配合他,也拿神识传声。


“去你大爷的禽类!你不提禽类会死啊!而且什么叫你没我快?不知道说雄性快是侮辱啊?!”黄少天一瞬间想了很远,要不是原形腿短,他早一爪子踹过去了...

【叶黄】昭昭(01)


昭昭


——————


嘉祐六年五月庚寅,太子薨,时年二十五。帝痛之,谥曰“康宣”。孝慈皇后哀至恸绝,帝封太子长子恭弘为承平郡王。太子仁德素著,及惊四方,皆闻丧而泣。


——《宁书·列传·康宣太子传》

嘉祐六年八月,京中连日暴雨,中秋未至而寒凉早起。


今日朝上皇帝心情似是不佳,格外寡言,只议了三两件事,便点了殿前副都指挥使叶修随驾。


众朝臣也习惯了这位出身显赫又年少有为的人物如此得蒙青眼,只有老同平章事出文德殿门时回头瞥了殿内一眼,神情晦暗。


大雨碰巧歇了几刻,像是厌烦了这天气,皇帝弃了步撵,只在一行人簇拥下往龙图阁走。跟在一旁的叶修...

郑重改名

@因素-eysu 姑娘尽快私信我联系方式,久期会替我把本子寄给你

【叶黄】薤上露

《同归》收录番外


薤上露


薤上露,何易晞。



有句话时常被人挂在嘴边,或者是“人固有一死”,或者是“脑袋掉了碗大个疤”,又或者是“宁为玉碎不为瓦全”,谁也不能万岁万岁万万岁,此生的尽头都是一死,也因此有时候死亡本身反而显得不那么重要了。


比如此时叶修环视着死寂无声的戈壁,意识到自己大概要死了。


他的右手无力地垂在身侧,腰间一道两寸长的刀口,肩上还残留着一枚箭头,无数细小的伤口让粘腻的鲜血犹在滴滴答答地顺着他身上残损的盔甲滚进沙土里,一会儿就染开一小滩深色的痕迹。


疼痛、高热、失血过多,还有额头淌下的汗水,让他的视线有些不太清楚,一阵阵发黑,不知道浑身是冷是...

【叶黄R】大猫

《欲罢不能》收录番外,架空ABO


大猫


修长的手指掠过微湿的鬓角,沾染着从发根溢出的丝丝汗液和信息素,停留在泛着不正常的绯色的脸颊上。


感受着指腹下发烫的皮肤,叶修低低地笑了一声,视线落在那双满是迷离之色的眼睛上:“忍不住了?”


回答他的是一声模糊的轻哼。


以下全部外链


——


手边还有一本《欲罢不能》,之前没买到的跟我说一声,我抽一个人送。明晚九点抽,包邮费

【叶黄】The Riddle Story(全)

我来还债…… @+Kaede+ 既然晚了一年半,我正好可以厚脸皮说一句,现在依然爱你【ntm

——————

The Riddle Story

吸血鬼叶X堕天使黄,某一天血族亲王阴森的古堡迎来了一位聒噪的地狱使者

荣耀大陆的东北之极,每一天最早迎来日出的地方,有一大片森林,无数的冷杉和雪松耸立在丘陵和山地间,整个冬季都会封冻的河流静静蜿蜒在土地上。

大陆上的每个人都听说过那是一位吸血鬼亲王的领地。然而没有人见过这位亲王的真面目,但传说在三百多年前的圣战中,强大如他曾经亲手杀死过天使。

不是没有过好奇之人,也不是没有过渴望力量之人,他们向着森林里那传说中的古堡进发,...

对不起,我需要冷静一段时间。

这个人,伤透了我的心! @米了个Q 

© 孰华予|Powered by LOFTER